首页
>新闻资讯>行业资讯
《人民日报》:生态保护 高原增绿

  行走西藏,处处是山水画卷。
  在这里,山水林田湖草沙冰,每个生态元素都夺目壮观。
  最美生态,需要最严保护。
  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西藏考察时指出,保护好西藏生态环境,利在千秋、泽被天下。
  国家高度重视西藏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推进制度创新、筑牢科技文化支撑、加大生态建设投入,推动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
  站在保护好青藏高原生态就是对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最大贡献的高度,西藏保持战略定力,着力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水平,推动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切实保护好地球第三极生态。
  目前,西藏生态系统整体稳定,环境质量持续向好,绿色发展格局初步形成,人民生态环境权益不断提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深入人心,西藏成为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守住绿


  林芝,雅尼国家湿地公园。
  温柔婉约的尼洋河,在这里与湍急的雅鲁藏布江交汇,携手昂首东去。目之所及,山峦如黛、河川似练、浅滩密布、飞鸟翔集,引得游人纷纷驻足拍照、流连忘返。
  来自当地立定村的藏族村民白玛乔也在拍照,拍的是动物行踪、植被状况,防的是非法盗捕、违规采砂。54岁的她是雅尼国家湿地公园70名管护员之一,从外乡嫁到立定村整整30年。问及今昔环境之变,她感慨良多。一旁的翻译接过话头,“简而言之就是四个字——日新月异。”
  30年前的秋天,白玛乔下地“收青”,“青稞田就在雅江边,忙活一会儿,头发、鼻孔里就刮进了沙子。”
  曾经的雅江河谷,雨季过后,水位下降,裸露于河床上的黄沙随风飞扬;采砂行为一度泛滥,加剧了环境恶化。
  为切实保护好雪域高原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近年来,西藏加大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力度,实现了河湖“清四乱”常态化制度化。同时,对全区74个县(区)政府开展环境保护考核,严格落实“一票否决”制度。
  “自2016年湿地公园正式成立以来,两岸再没听到过采砂机械的轰鸣声。”雅尼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局局长次仁卓玛说。
  生态保护,需要制度护航。西藏已颁布实施《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条例》等60多部法规规章,制定了《关于着力构筑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建设美丽西藏的意见》《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考核办法》等。今年1月,自治区人代会通过《西藏自治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建设条例》,这是西藏首部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综合性法规。
  珠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不再对外开放,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禁止非法穿越,普若岗日冰川停止各类旅游接待……把最美景色深藏名山,这些举措实为算大账,是有舍有得的生态留白,为的是给子孙后代留下资源。
  截至2020年,西藏投入生态环境领域的资金已达814亿元。如今在西藏,自然保护地占全区国土面积达到38.75%,生态保护红线面积达到60.8万平方公里,全区一半的区域都列入了最严格的保护范围;天然草原综合植被覆盖度提高到47%,湿地面积达到652.9万公顷,生物多样性得到保护,主要江河湖泊水质整体良好,过去一年西藏空气优良天数占比高达99.4%。


增添绿


  阿里,噶尔河谷。
  几年前,一个重点渠灌工程,施工中却拐了个弯,工期延长、成本增加,只为给一片百年野生红柳林“让路”——1500余株,一株都舍不得砍。
  树,最被阿里人珍视。这里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氧气稀薄、寒冷干旱、植被稀少。种树绿化,殊为不易。
  邻市那曲,有过之无不及。当地甚至开出重奖:谁种活一棵树,先是奖励几千元,后来又大幅提高奖励标准。遗憾的是,许多年仍没有人拿到奖金。
  这实在是个技术活:看着绿油油的草地,挖下去六七厘米便是冻土层,首先得改良土壤品质;栽下去,还得想方设法抗寒、抗风、抗紫外线,熬过长达半年的越冬期……
  2016年,在科技部和西藏自治区组织推动下,多家科研单位和企业在那曲探索高海拔植树绿化。培育驯化良种、增加土壤肥力、创新管护方案,防风墙、稻草覆盖、土工膜保温、遮阳网防晒……5年攻坚克难,科研人员的脸个个晒得黝黑,换来的是累计申请专利29项。
  今年夏天,那曲市城镇植树关键技术研发与绿化模式示范项目基地的苗木保有量已达30万株,年越冬保存率达75%以上。那曲市区主干道两侧,建成了1200米的绿化带,云杉、樟子松、高山柳倔强挺立。
  不仅守好资源存量,还要发力生态增量。
  援藏干部高宝军的家乡是陕西省延安市吴起县,是全国最早一批开始退耕还林的县。到阿里地区普兰县任县委书记后,他带领绿化大军战风斗沙,数年间先后栽植10万多株树木。援藏期满,这位成长于山梁沟峁间的陕北汉子选择留任,让更多山川披上绿装。
  山南市隆子县,忙措村老支书索朗拉杰已带着乡亲们种了50多年的沙棘。半个世纪,曾经风沙肆虐的隆子县如今已筑起一道绵延40多公里、面积7.5万亩的沙棘林“屏风”。
  来自西藏自治区林草局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西藏完成营造林596.48万亩,森林覆盖率提高到12.31%,“两江四河”流域绿化项目已完成人工造林26.9万亩。


用好绿


  多年以后,吃上“桃花饭”的达瓦坚参,总忘不了阿爸曾经深山伐木的辛苦。
  达瓦坚参是林芝市巴宜区嘎拉村村民。“以前每到冬天,户户上山砍树,既当柴火,也能卖钱。”达瓦坚参记得,小时候最冷的季节,“阿爸和乡亲们搭个帐篷、吃住在深山,一两个月见不到人,条件艰苦不说,辛苦一个冬天也就挣个千把块钱。”
  更让人痛心的是对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5吨的卡车,装满木头,两三天就拉一车。”
  这样吃资源饭,必然“坐吃山空”。本世纪初,当地一方面引导群众封山禁伐,一方面依托嘎拉村的古桃林办起了桃花节。村民们起初半信半疑:生态还能当饭吃?
  孰料,这桃花节越办越红火,“春到林芝赏桃花”让嘎拉村成为西藏的旅游金名片。景区管理、特色餐饮、藏服摄影、骑马射箭……“男女老少全员上阵,忙得不亦乐乎,今年桃花节全村旅游收入就有420多万元。”达瓦坚参喜上眉梢。
  至于年过花甲的阿爸,“十来年没上过山了,桃树成了‘摇钱树’,谁敢折个枝,他就跟谁急。”
  以前谈论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像“凉水上面漂酥油”,你是你、我是我;如今摸着门路、尝到甜头的嘎拉村人回过味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据统计,截至2020年,西藏农牧民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参与乡村旅游就业8.6万人次,年人均增收达到4300余元。
  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自觉推动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如今在西藏蔚然成风。
  用好风水光,“绿电”滚滚来。截至2020年底,西藏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已接近九成,从2015年到2020年已累计外送清洁电力65亿千瓦时。
  “十三五”期间,西藏城市污水处理率从50.19%大幅提高到96.28%,县级以上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7.34%,薪柴替代、厕所革命、环境整治等一系列举措,聚力美丽乡村建设、助力高原乡村振兴。
  …………
  山水为伴,跋涉高原。从藏北牧歌到雅江奔流,从湖泊汤汤到林海如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图景,愈发壮丽多姿。(记者 姜峰 琼达卓嘎)


刊于《人民日报》(2021年08月12日 第01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